新闻中心

    NEWS

  • 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
  • 电话:+86-0000-00000
  • QQ:987654321
  • 邮箱:987654321@qq.com
  • 联系人:王小姐

这部影片提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,演员多是难民本色出演


时间:2019-05-02 12:50:53  来源:  作者:

《何以为家》海报。
由黎巴嫩女导演娜丁·拉巴基执导的《何以为家》已于4月29日全国公映,该片以12岁男孩赞恩在法庭上起诉自己的父母生下自己“你为什么要生下我?”为线索,倒叙回赞恩之前经历的一系列故事。该片原名《迦百农》,“迦百农”本来是《圣经》中耶稣开始传道的地方,导演想要传达的是一种“失序”、“混乱”。
影片全部实地拍摄,一些贫民窟的拍摄环境十分压抑,孩子们在街上打架斗殴,还经常发生一些因为父母疏忽导致孩子死亡的意外,以至于导演拍摄结束回家都难以入眠。
黎巴嫩女导演娜丁·拉巴基是一位理想主义者,她特别相信电影能够改变世界,不希望大团圆结局只出现在银幕上,“即使不能改变现状,至少也可以引起话题和争议,引发人们思考”。2018年,该片获得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,2019年又提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。新京报记者独家采访了该片导演娜丁·拉巴基,聊了下拍摄这部电影的幕后故事。
故事 原生态展示黎巴嫩底层
女导演娜丁·拉巴基出生在黎巴嫩一个很优渥的环境中,父亲是工程师,母亲是家庭主妇,黎巴嫩在1975年至1990年,爆发了一场持续近15年的内战,她是在战争环境下成长起来的,看到很多人的挣扎与痛苦。娜丁·拉巴基告诉新京报记者,黎巴嫩目前承担了50万难民,特别是底层儿童的生存现状对她触动特别大,街头随处可以看到很多小孩,他们从事各种工作,搬运重物,卖口香糖。有天凌晨,娜丁回家路上看到令她十分心碎的一幕:一个母亲怀里抱着半睡半醒的孩子坐在路边乞讨,孩子没有哭闹,似乎只想睡觉。这一幕一直停留在娜丁·拉巴基脑中,最终形成一幅画面:一个孩子对着父母哭喊,控诉他们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。最终,这成为电影《何以为家》中十分令人震撼的场景。

女导演娜丁·拉巴基在影片《何以为家》拍摄现场指导小演员。
作为一位导演,娜丁·拉巴基觉得自己有义务去呈现这些处于社会边缘的群体,去正视他们的问题,“如果继续保持沉默,就有可能成为促成他们现在境况的帮凶一样。”在影片开拍之前,娜丁·拉巴基做了三年的走访调查,独自一人戴着墨镜和帽子去了黎巴嫩很多地方,主要包括贫民窟、监狱、拘留所、法庭等影片中涉及的场景,还与贫民窟的儿童与父母交谈,了解他们的境况,同时了解这个体制出现了哪些问题。
影片涉及到了很多黎巴嫩社会的现实问题,比如难民的合法身份、包办未成年人婚姻、外来务工妇女的生育权、人口买卖、儿童贩毒等,触及到了很多敏感问题。黎巴嫩政府对于这部影片的感情还是有些复杂的,一方面这部影片非常成功,2018年在戛纳电影节上获得了评审团大奖,相当于宣传了自己的国家,但另一方面也揭露了黎巴嫩这个国家很多伤疤。
演员 因为非法移民身份被抓捕
演员与片中角色的经历相似度很高,片中的法官都是请的现实生活中的真实法官出演。片中饰演赞恩的小男孩是叙利亚难民,没上过学,大部分时间都在街上跟同龄孩子打闹,但他也做快递员,帮人跑腿的零工。选角导演在街上发现他时,他正好12岁,他身上那种柔软又尖锐的性格,以及机智的魅力正是导演所寻找的。片中另外一位黑人小孩Treasure其实是个女孩,当时选角导演看到她躺在母亲推着的摇篮里,就拍了张照片发给导演,导演觉得小孩的脸充满了生机,非常机灵。

影片中的黑人小孩Treasure其实是个女孩,父母都是现实生活中的难民。
因为剧组选用的很多演员都是非法移民,拍摄过程中出现了演员被抓捕的情况。2016年底,在拍摄期间,黑人小女孩Treasure的亲生父母因为身份问题被捕,Treasure当时只有1岁,失去了父母的她,由导演和剧组照顾了三周。最后,在剧组与安全总局的交涉下,才将他们救出来。不过,2018年3月6日,这个家庭最终被黎巴嫩政府驱逐出境,Treasure和她的母亲回到肯尼亚,而父亲则返回尼日利亚。
在片中饰演黑人小女孩Treasure母亲的Rahil,也是一位非法移民。在拍完她在网吧被捕的那场戏两天后,她在现实中因为身份问题被捕,最后也是剧组出面将其救出来。所以电影中,Rahil被送进监狱开始哭泣时,眼泪都是真实的,因为她刚刚经历了类似的场景。
表演 小演员经常说脏话
片中的两位小演员都不识字,无法看剧本,现场拍摄的时候,导演就将每场戏解释给他们听,他们知道这场戏意味着什么之后,就让他们用自己的话来说台词。片中12岁的小演员赞恩经常会爆粗口,有很多脏话台词。导演允许演员用脏话表演,因为现实情况就是如此,她希望观众通过展现的这些脏话,来了解这些孩子都经历了什么。赞恩多数时间都是在暴力与谩骂的环境下成长,很多脏话都是脱口而出,导演笑着说:“其实我在现场已经稍微控制了,实际情况比影片中的脏话更严重。”

影片中很多场景都是来自于实拍。
该片拍摄之前,导演娜丁刚生完女儿,她的女儿与片中1岁的小女孩Treasure年龄相仿,导演对于角色特别有情感上的共鸣,能够了解孩子的需求,是困了还是饿了,让他们去做最真挚、不违背天性的表演。
■ 花絮
片尾一笑

片尾给人以希望和积极的一笑。
影片结尾定格在小男孩赞恩拍摄护照照片的微笑中,也是影片中他唯一直视摄影机的镜头。导演是想告诉观众赞恩并不是一个不存在的人。而此前的他没有身份证,在社会上是一个不存在的人。而这个微笑的含义很微妙,一方面是想给观众一些积极的意味和希望,另一方面也是一种开放式结局,因为赞恩虽然有了身份证明,但他还要面对后续的其他事情。
 

电话:+86-0000-00000
邮箱:987654321@qq.com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
Copyright © 广州智晨外语培训中心 版权所有 粤ICP备11111111号